感動!不僅僅是5萬多元!

時間:2019-06-28 10:28:29
  6月,正是江南入梅的季節,時陰時雨。這讓藍天救援隊隊長徐濤皺眉,17日晚,在接到“有人失蹤了”的求救電話后,藍天救援隊在事發地——七里鄉杜塘村集合,出發去搜救。天色晦暗,增加了搜救的難度。

  一共20幾號人的隊伍集合需要一塊開闊地,在一棟房子前的空地上,徐濤整隊準備出發。這時,從房子里走出一位中年男子,問徐濤“你們是去找人嗎?”

  “是的。”徐濤順口回答?吹骄仍牭难b備——沖鋒舟,他又問,“你們是做公益的嗎?”

  “是的。”

  “這些裝備是政府出錢買的嗎?”

  “不是,是我們自籌買的。”徐濤仍然漫不經心地回答。“你們真不簡單。”男子很贊賞。

  隊伍馬上要出發了,徐濤也就不再回應了。想不到,男子又說了一句,“你們看看隊里需要什么,我贊助一些。”對這句話,徐濤并不感到振奮,只是一聽而過,當作“口頭禪”,因為在他的經歷中,很多次聽到對方這樣說,但并沒有實際行動,他當作一種客氣的禮數。

  當天,沒找到人。救援隊日夜不停,繼續在事發地搜。第二天,還是在這棟房子前,徐濤他們又碰到了這位男子。男子又主動打招呼,“想過了沒有啊?要買什么?”這句話讓徐濤心動了,心想,對方再一次表態也許真的是有心的,不是“假客氣”。他也就不再寒暄,直接說“AED”。

  AED是最近徐濤想添置的設備,醫學名“除顫監護儀AED”,主要用于溺水者的救助。他跟男子說明這是一種什么樣的設備,“如果有落水小孩被救上來,不能呼吸了,只要在10到15分鐘之內,用這個東西幫助心肺復蘇,救活的幾率就有92%。”男子一聽,忙說,“這很管用。要多少錢?”“一般醫院要幾十萬,不過便攜式的只要兩萬多。”“這很值得。”見救援隊又要馬不停蹄地搜救去了,男子便留下他的聯系方式。

  過了幾天,徐濤主動打了男子的電話,想跟他說買除顫儀的事。對這事能否成功,徐濤并不抱百分百的希望。他只是懷著“試試看”的心態,有更好,沒有也不奇怪。電話接通后,對方讓徐濤到他的公司去。于是,徐濤上門了,此時他才知道對方是仙都建設有限公司的董事長黃澤建。在辦公室里,徐濤跟黃澤建如實說了因為是救援隊采購經銷商愿意以進價一萬三千元左右的價格賣給他,加上配套器材,一共只需一萬四千元左右。說這話之前,徐濤心里打算過,多余的錢不要了,即使對方公司已經答應贊助兩萬左右。

  “董事會已經通過了贊助你們兩萬多元,就這個錢吧!別的設備你們看著也再買些吧!”聽到這句話,徐濤心里一熱。

  “我們公司不僅努力創業,更是積極回報社會。社會給予我們支持和幫助,我們是心懷感恩之心的。這句話不僅是口頭說說,更要落實到實際行動中,拿出真金白銀支持社會公益事業,更何況你們的救援事業本身就是一件惠及老百姓的了不起的事業!”黃澤建的一番話讓徐濤激動之余說不出什么更多感謝的漂亮話。

  搜救還在繼續!夜以繼日地繼續!對此,救援隊早已習慣,只要有一線希望,他們就不放棄!還是在七里杜塘事發地,借助警犬,但一連幾天,還是沒有找到,音訊皆無!徐濤心急如焚,心想還是要借助高科技的設備。6月24日,隊里的教官從江蘇回來了,帶了一臺無人機,加上隊里已有的一臺,兩臺無人機,六節電池,在山上慢慢地飛過,進行地毯式的搜尋,失蹤人員是穿著白T恤的,如果在山上容易發現?墒,時間流逝,天色一重重地暗了下來,已是傍晚四五點鐘的光景了。“這糟糕的梅雨天氣!”徐濤在心里咒罵老天爺。無人機所拍的鏡頭白茫茫,并不是很清楚。徐濤只好無奈地收隊了。“如果有紅外線的無人機就好了,就不受這個天氣的限制了!”徐濤轉而想。

  “你們在干什么呢?”正當徐濤想紅外線無人機時,一個陌生人問他們。徐濤無心回答。“找人!”隊員們回應道。由此對方一句隊員們你一言我一語,圍繞著“找人”的話題展開“閑聊”。

  “為什么收隊了呀?”對方問。

  “天暗了,拍的鏡頭也看不清楚了。”教官說。

  “那晚上也能拍清楚的無人機有嗎?”對方好奇地問道。這句話讓徐濤打了一個機靈,條件反射般,他接過話頭脫口而出,“當然有,就是要那種紅外線的,動物世界里雪豹啊什么的夜間出現靠這個就能拍得一清二楚。”徐濤的話匣子打開了。

  “那要多少錢呢?”對方又問。

  “很貴的,兩萬多。”說到這,徐濤心里不免沉了下去,繞來繞去還是錢的問題。

  “兩萬多?你們是哪兒的?”對方問。當天,徐濤他們沒有穿有“BSR(藍天救援隊)”明顯標志的隊服。

  “藍天啊,聽說過,就是做公益的。”對方說,緊接著一句“那我贊助你們”讓徐濤和他的隊員們都笑了起來。他們并不相信這個“閑聊”的對象是真心實意說這話的,只不過是隨口說說的吹牛皮的話。像這種事他們以前也碰到過很多了。

  見徐濤他們一臉不相信的神色,對方又說,“真的,我贊助你們,你們做公益也不容易,也需要無人機這樣的設備。”對方同時又留了一個電話號碼給徐濤。

  彼時,徐濤才相信對方是有八九成的真心實意的。于是,馬上聯系廠家談購買無人機事宜。

  6月26日上午,徐濤打了一個電話給對方,對方說“現在很忙,等會再跟你聯系”,這讓徐濤的心霎時冷了下去,心里堵了一個大疙瘩,放下手機,他怏怏地想,“這回又自找了個沒趣!”

  一個多小時后,手機鈴聲響起,徐濤一看,竟然是他!對方解釋剛才他正在開會,問他是否有空,有空到他公司來談這事。徐濤馬上釋懷了!心想,還是好人多啊!

  等到了對方的公司,徐濤才知道贊助方是位于東方鎮的浙江富岡機床有限公司,那位跟隊員“聊天”的“陌生人”就是公司總經理胡葛富。他們談好了這事之后,抱著進一步了解的心態,徐濤跟胡葛富聊了起來。

  “其實我們公司的想法很簡單:自己有綿薄之力了,雖然小,但小善大愛,正如螢火蟲一樣,還是能照亮一隅之地的。我們公司從起步發展到現在的規模,離不開社會給予的陽光雨露。獲取了,就要回報。就要結出愛心和善心的果實去幫助別人!這和老一輩人提倡修路鋪橋一樣的道理!”胡葛富笑著說。

  第二天上午胡葛富打電話給徐濤說款子已打給廠家。“我聯系了廠家,對方說錢已經到了。”徐濤說這兩件事讓他很感動,“這5萬多元錢給予我們的是前行的力量,相信以后會有越來越多的人理解我們、支持我們、加入我們!”(縉云新聞網)

其它內容導讀:

編輯推薦
好時訊時時關注
广西快乐十分